SIRO-3323-美和 23岁 OL

SIRO-3323-美和 23岁 OL

前贤论此者,丹溪家以为阴虚阳亢,东垣家以为阳气下陷,未有指为寒湿者,而历数生平所治,又无一不是寒湿,心窃疑之久矣。 治之宜用温散,如桂枝、茯苓、干姜、细辛,皆要药也。

若径用麻、桂性急之药,则直走太阳、阳明,汗先出而少阳仍未到也,正气又已衰矣。仲景《辨脉》曰∶咳逆上气,其脉散者死,谓其形损也。

若谓少阴君火不主令,则五气足矣,虚设君火之位耶?至谓心君位尊,无为而治,更属荒谬。 太阳之胜,治以甘热,佐以辛酸,以咸泻之。

此细滑见于中沉之分,乃胃阳之郁而不宣也。半年回家,又接考试,病复发,又半年,始得诊之;身热,时时汗出,咳嗽气急,自言少腹有气上涌,当其涌时,鼻出不及,从口冲出,其势汹涌,不可吸止,日夜数发,逼迫难堪,诊脉浮弦而数,此有风湿在表也,先以芳香宣理脾肺,佐以固肾,一剂,得冷汗续续半日,诸证顿瘳;继以温固肝肾之剂调理之,气病仍复时发,发时或兼咳,或不兼咳,脉象必数疾,而不洪大,及愈,即平调如常人。

此一条者,即脉中之脊也,非指下别有一条也。若骤因风热与过汗者,宜甘酸以养之,经谓∶心苦缓,急食酸以收之是也;若久病与无病而然者,更宜大剂甘寒酸温之药,生津补血以溉之,所谓津液相成,神乃自生地;又有水饮冲心而发者,必辛散淡渗,兼滑润之剂,载痰上下分出以涤之,此又所谓心中大动,恐如人将捕之者,是心阳为水邪遏抑,而神不自安也。

 张石顽《医通》劳倦门,曾治一人,遍身淫淫如虫行,从左腿脚起,渐次上头,复下至右脚,脉浮涩而按之不足,决其气虚,用补中益气加味而愈。心为君火之经,火,阳也,而曰少阴,以其行于少阴之部也;而肾之为少阴可知矣。

Leave a Reply